黑幕君

新人啦新人~
喜欢漂亮的大姐姐和小姐姐~
啊,小小只的话则是来者不拒~
讨厌的话嗯~你们猜~?

八月主线——解

  迟来已久∠( ᐛ 」∠)_
  

  “希望是幼苗,必须用爱与真心浇灌,在幸运的帮助下成长,才有可能结出奇迹……”
  “唉?可是这样不是很麻烦吗?”
  “奇迹本来就是几乎见不到的东西。”
  “对了对了,如果把需要的爱和幸运什么的换成其他的常见的省力的东西呢?”
  “嗯?"
  “以诅咒为其祈祷,将怨恨与不幸作为肥料浇灌…不是一下子就变的简单了吗?”
  “那样只会得到平庸和绝望。”
  “还真是挑剔,世间大多数人不就是如此吗。而且…这么说的话,在正常情况下想得到奇迹的同时也会承担绝望喽。”
  “……”
  “怎么,你想到什么了?”
  “啊…稍微有点头绪了,多谢。”
  “哈?”
  “没什么。”

  安静而整洁的办公室,真皮转椅前的办公桌上简单的放着两杯水和几袋零碎的小食,房间左侧摆放着刻着云纹的屏风,右侧柜子上却摆了两只可爱的喵咪公仔,但此时却完全吸引不了将他们故意摆放在这里故意用来吸引的某个人的视线。
  因为那人…现在根本不在。
  古在皮椅上仰躺着,视线所及的,是纯白的天花板。
  “‘不要出现’…吗”语气中带了些许自嘲,古喃喃自语。
  果然自己是老了吗,居然说出了这种话。这样和那群嘲讽小夏川的家伙岂不是成一样的了?
  医生和患者理应是相互平等的。
  而且如果不解开小夏川的这个心结的话……
  想到这里,古直接抄起手机一翻通讯录就向其中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哟,好久不见,是我,古——”
  未等古说完,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啊啊…看来等亲自去一趟了。”
  古无奈地将电话塞进口袋。
  “这脾气还真是一直没变。”
  
  
  
  
  “叮铃铃铃——”
  电话响铃打破了房间的寂静,夏川从软绵绵的枕头里抬起头,伸手将手机扒拉到身边,看了看来电。
  是古医生。
  “……”
  夏川收紧了抱着枕头的手臂,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是小夏川吗?”古清晰的声音从电话的对面传来,但似乎旁边还有其他的…悠扬的小提琴曲??
  是为了今天的事情吗…
  夏川揉了揉脸,快速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冷静下来,保持自己的语气正常。
  “古医生?怎么了…嘛?”
  称呼正确,语气一如往常,除了尾音略重以外可以说是完美。
  古像是没有察觉什么一般,说明打电话的原因,“嗯…是这样的,今天的治疗不是结束了吗,我突然想起来有个老朋友的蛋糕店最近新开张哟,强烈推荐那人做的芒果慕斯哟,就想问你要不要来?”
  芒果慕斯…
  “我马上就去!蛋糕店的地点是?”
  “你先去公园过去的月见商店街直走的第三个岔路口吧,我去先去那边等你哟,待会见~”
  “嗯。”待夏川应了一声后,古医生才挂了电话。
  将枕头放回床头,夏川从床上站起,整了整衣服。之前回来直接扑床上了,因此也不需要再准备什么,拿上了手机,夏川走到了门口,正想开门,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唉?最近似乎并没有听说什么蛋糕店开张的消息呀…”

  
  月见商店街,是月见市最大的商店街之一,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属于人流量大的地段。
  虽然对于去人那么多的商店街而有些方,但在蛋糕的诱惑下,不多时,夏川就已经到达了约定的地点,看到了一身休闲服装的古医生。
  “哟,小夏川,来的真快呀。”古微笑着向夏川挥了挥手。
  夏川小步跑到古身旁,看了看四周,“古医生…”这里并没有什么蛋糕店呀。
  “接下来还要往这里面哟。”古伸手指向了巷子里,解释道,“那家伙不是很喜欢太热闹的地方,所以才选择了巷子的深处…接下来可要很紧我哟。”
  “嗯。”夏川点了点头,看向连一盏路灯都没有的深巷里,“感觉这里晚上会很可怕…”
  “所以晚上不能来哟,尤其是一个人。”古笑了笑,“会被可怕的阴影吞噬的哟。”
  “晚上根本看不见阴影吧…”下意识地吐槽了一句,夏川很快反应过来,又默默的不说话了。
  果然拘谨了呢…感觉一下子退回了刚开始的时候。
  眨了眨眼,古瞬间扯开话题,“说起来,小夏川喜欢慕斯吗,那家伙可擅长这个了。”
  ………
  说笑着,两人一同踏入了那幽深的巷子里,阴影瞬间将两人的影子吞没。
  
  
  
  
  拐过两个弯,在逐渐宽敞起来的小巷尽头,夏川看到了古口中的那家老朋友的蛋糕店。
  阳光正斜射进这条巷子里,映在店门旁的大玻璃窗上,店面的装修很朴素,店外甚至没有写着店名的招牌,只挂了一张不大的黑板,黑板上用花体英文写着两段文字,翻译过来就是“今日咖啡八折”和“购买芒果慕斯附赠小份希望”这两一句简单明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古领着夏川走到了店名前,抬手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开了门,“哟~我带小夏川来啦。”
  “叮呤——”随着门被推开,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夏川也随即看到了店里的环境。
  暖黄的灯光照亮了这一家不是很大的店铺,门侧对着靠柜台,台子上放着一台咖啡机,台后的架子上则放着茶杯茶叶咖啡豆等物,靠近大玻璃窗的地方摆着几对桌椅,似乎是特意为客人预留的,店深处还有通向上层的楼梯,楼梯和柜台的夹角则是另一个隔间。
  令夏川有些在意的是,这家店的天花板…不是普通的高。
  如果说正常店铺的天花板是3.5m左右的话,那这家店铺就有将近5m高的天花板了。
  “欢迎光临。”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小小的吓了一跳,夏川急忙将视线转移向传来声音的方向。
  来人身材高大,足足有七尺,肤色白亮如凝固的月光,齐耳碎发蓬松柔软。眼眸奇异,左银右黑,右眼的纯黑外镶嵌一轮纯白的符文圈。一身纯黑的服装显得精神干练。他一只手稳稳当当地托着摆放着金色的慕斯蛋糕的瓷盘——那轻巧的动作让人觉得他托着的更像是一只茶杯。他就这样向着夏川微微点头致意,开口道,“欢迎来到‘辻之星’,我是店长,辻方。请多指教,随便坐吧。”
  “请、请多指教…”下意识地回答道,夏川不疑有他,直接就在旁边的位置坐下了。
  古笑了笑,显然对这类的场面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直接转身坐到了夏川的对面,对辻方调笑道,“你吓到她了哟,辻方,身材见涨?”
  “至少比缩水了的好。”辻方瞥了眼笑嘻嘻的古,嘴角微翘。辻方将手上的瓷盆放到了夏川面前的桌子上,“芒果慕斯,这家伙已经付完账了,请用。”
  说完后,就看向了古,两人眼神交接,“这么高下去,估计房顶又要加高了。”
  “嗯,所以干脆一次加到了五米。”
  “防范于未然,真是好主意。”
  “多谢夸奖。”
  “呵呵呵”
  “呵呵呵”
  
  
  
  
  “嗯……嗯…”夏川看了看蛋糕,转头看了看笑着回看她的古医生,又看向了同样看向她的有着奇异眼瞳的店长辻方,最后看向了中间撒满了大颗芒果粒的一看就很好吃的芒果慕斯,决定——
  果然还是先吃蛋糕吧。
  “我开动了。”
  夏川一脸期待,拿起了瓷盘旁边的银勺小心地挖了一小块蛋糕金色的一角,送去口中。
  “…!”
  蛋糕很甜,应该是古医生特别提过的,凉凉的,入口即化,但入腹后却又从身体里升起一阵暖意,蔓延到四肢百骸,“感觉像是咬了一小口的阳光…”
  奇异的,夏川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还是“流”的时光,那是最温暖的时光,那时还没有变成止水,发生那些事,没有被排挤欺凌…那也是,最温暖的记忆。
  那种温暖,仿佛在将自己推向阳光。
  
  
  “这家伙的脾气虽然不是很好,但手艺绝对是没话说。”古看着夏川,语气温和。“嘛,快到黄昏了哟,得快点回去了。剩下的就打包带回家吧,小夏川?”
  “…好。”夏川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哽咽,抹了抹双眼,夏川向着古笑了,“非常感谢你,古医生。”
  “我可是你的医生啊。”古医生笑着回道,“嗯,我把希望送给你,小夏川,你的生命不应该是呆在黑暗中的。”
  “打包好了哟。”
  趁着这对医患交流,手快的辻方已经将蛋糕打包起来,递给夏川了。
  “明天见,古医生。”夏川站起来,向古鞠了一躬,又对辻方说,“谢谢你,店长先生。”
  “不客气。”辻方点了点头,和古一同目送夏川离开。
  
  沉默。
  在一片沉默中,辻方开口问道,“这个孩子,不姓‘古’吧。”
  “是啊。”古医生随口回道。
  “是吗…”辻方看向古,两双异色的相视笑了。
  “你接下来要怎么办。”你回来后,那帮家伙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当然是先把小夏川的事情处理好。”随机应变呗。
  “出事了可别指望我来救你。”最多帮你照顾下那个小家伙。
  “这是自然。”那就麻烦你了~
  “呵呵呵。”你争取多蹦跶会吧。
  “呵呵呵。”那是当然。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