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君

新人啦新人~
喜欢漂亮的大姐姐和小姐姐~
啊,小小只的话则是来者不拒~
讨厌的话嗯~你们猜~?

【特处员企划】机车组的二刀开眼……大概?

脑洞向ooc
其实并没有点到主题??
文笔已死,没有文风√
写完这个孤已经是只废掉的黑幕君了x
看完觉得溯行军太弱?
嗯,那绝对是对面太强的缘故√
趁你们都不注意小修下x
  @六见绯织

东京内的某段公路上,有一队溯行军被发现了。
接到任务的佐佐木荒绿和古渊,骑着机车,开始了今天的压马路之旅。
由于对方是已经被定位标记出来的敌人,身为机车组的两人并不急于快速清理掉对方。

“古医生。”吹面而来的风被结界挡住,荒绿突然叫道。
“怎么了。”
“不做一次吗~就是那个那个~”似乎是突然想不起名字了,荒绿有些夸张的语调重复到。“上次提出来后还没有尝试哦,预感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古渊瞥了眼被变回本体放置在机车特制插槽处的千子村正,“模仿附丧神二刀开眼所想出的组合技——是想说这个吧。”
“毕竟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长了,所以说不来试试吗?”
“好——”
在刚说出口的瞬间,荒绿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提速开向那一堆成方阵排列的溯行军了。

敌方的配置已经被黑科技强化过的摩托上搭载的探查器显示出来,两人只需向下瞥一眼就能看到。
一大太,一枪,一太,三短。
似乎是不太好搞的配置。

但,它们将面对的是——

“要上了。”佐佐木荒绿招呼了声,率先拧动转把转,冲上前去。
于是同时古渊猛然拔出千子村正,将其向溯行军的正上方。
离开古渊设在机车上结界的笼罩范围后,虽然千子村正由于刀身相比较而言体积太小被忽略了,但佐佐木荒绿显然被对方发现了。

“咕噜噜——”溯行军们似乎相互之间交流了下,提刀指向骑着摩托飞驰而来的佐佐木荒绿,意图将佐佐木荒绿斩于刀下。

冒着红光的骨蛇不断地嘶鸣,叼着短刀游向佐佐木荒绿。显然它们不是第一次见到人类,对于自动送上门来的“猎物”自然也是非常欢迎,尤其是自不量力前来送死的家伙。对溯行军而言能杀一个有灵力是一个。

但佐佐木荒绿是什么人?

“哎呀~”
黑色的机车猛然提速,在夜色中化为闪烁了流光突破三只骨蛇冲入敌阵中心。
佐佐木荒绿现在的机动值在黑科技机车的加持下显然超出这队的溯行军好几个等级,不等枪溯行军和大太刀溯行军反应过来,抬起前轮直接弹起车身。

“哈哈哈——”佐佐木荒绿愉快的笑了几声,话音却是一转,带着丝丝戾气,正与机车引擎的咆哮声相和,她低吼出声“——想被我好好修理一番吗?”
话音未落,高速旋转的后轮就糊上了持着大太刀的溯行军的脸。

能飙高速的摩托,尤其是被时之政府黑科技洗礼过后的摩托,无论哪个配件都不是普通货。尤其当发动机转速达到5000转的时候,我想并不会有人想尝试一下被它糊脸的后果。

然遭到如此待遇的溯行军,即便是防御高的大太刀,也显然吃不住这种攻击。
——开什么玩笑!这玩意时速有80km!换了谁都吃不消的好吗?!
在仿若整个头骨都要被压成骨片的撞击中,持着大太刀的溯行军最后的遗言一句都嚎不出来就化为了尘埃。

“接下来……”佐佐木荒绿快速打横车身,在距离溯行军队伍后不远处停下,抬手指向已经损失一员的溯行军们,语气却超级客气,“那么下一个目标,是你们其中的哪位呢?溯行军先生♪”
“吼——”“嘶——”
三条骨蛇短刀和持着太刀的溯行军对视一眼转身奔向佐佐木荒绿,意图将其斩于马(车)下。

可惜——
“呵。”从溯行军后方传来轻蔑的鼻音。
三道冷光闪过,唯见三柄手术刀已经插在了那三条骨蛇的头骨之上。
手术刀明显被附着了使用者的一丝专门净化用的灵力,所以才会直接了当的破开高级别溯行军身上那层奇怪的光与烟气。
“嘶……”最后的嘶鸣,溯行军的三柄短刀身上渐渐化为灰烬,完成使命的手术刀落到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已经张开结界将这片地方笼罩进去避免被普通人发现的古医生按了按单片眼镜,异色的瞳孔微微眯了一瞬,“不听我说完就跑出去了……佐佐木小姐,我希望听到个解释?”
“哈哈哈……这不是手痒了吗,想找个动的试下……什么的~”佐佐木荒绿挠挠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吼——!”被忽略的太刀溯行军显然不甘寂寞,怒吼一声冲向佐佐木荒绿。
佐佐木荒绿与他的距离不过五米。
这短短的五米距离,在平时本就不过一瞬的加速。
但就在这一刻,这五米的距离就成为了它永远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saddharmapundariika-suutra!”开口念诵着妙法莲华经的梵文,从一开战就被古渊扔上天现在才落下来的千子村正,具现出了人型,借着下落的惯性,握着自己的本体从空中直接落下。
刀刃入体,刀身几乎全部贯穿了太刀溯行军的身体,将其钉在了路面上。
“huhuhu……”拧动刀柄,刀刃在溯行军体内搅动,黑色的血液不断从伤口涌出,千子见状却是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将本体抽了出来。
无视化为尘埃的消散的太刀溯行军,随手甩去刀身上溯行军的黑血,看向被单独留下来的持枪溯行军。
“最后剩下了这个吗。”古渊拧了拧转把,黑色的机车发出轰鸣的响声。“尽快了结。”
荒绿摆正了车体,一脚踩动档位调控器,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前田藤四郎的本体,“交给我吧!”
“huhuhu,正戏要开始了,真是令人兴奋呢。”千子村正一转刀身,刀尖指向对方,愉快的笑道。

佐佐木荒绿与古渊一开油门,两辆机车瞬间同时冲向了枪溯行军。
“——”枪溯行军终于动了起来,它一转枪头,横着打向的分别从前后冲来的佐佐木荒绿和古渊。
短刀显然并不适合与枪正面硬撼,佐佐木荒绿一个后仰闪过横着打来的长枪,一扭身在枪溯行军身上就用前田藤四郎捅了一刀后,借着机车向前的惯性躲开枪溯行军后续的一击。
古渊则是在交接的瞬间直接一个矮身躲过了打来的长枪。森冷的寒光从袖口泄出,三柄手术刀从袖中滑入了掌心,又被古渊抬手之间便被甩出。
飞出的手术刀削掉枪溯行军的背上的几根骨刺后戳进地面上,刀片没入地面只留下一个柄露在外面。古渊一手握住千子村正抬手奉上的本体再次调转车头。
“吼——”枪溯行军的无论是生命还是防御都要比短刀厚的多,即使被短刀捅了一记还被三把手术刀削了点背上的骨刺也依然和没事一样。
于是,古渊和佐佐木荒绿再次冲了上去。

“二刀开眼——”佐佐木荒绿快一步到达枪溯行军身前,枪溯行军举枪便刺,却不想佐佐木荒绿一个旱地拔葱直接用前轮卡着枪溯行军的下巴直接将其带上了天,一个风车将其甩到空中自己则是携着机车空翻落地。“古医生。”
“别喊了,我知道。”
古渊反手握住千子村正的刀柄,从摩托上飞身而起,“落下吧。”随着冷漠的话语,千子村正被古渊直接捅入枪溯行军的眼眶,贯穿头颅,还被避免起尸的捣鼓了两下,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古渊上翻刀刃,锋利的刀刃直接切开了枪溯行军脑壳。古渊握着千子村正落回机车上,千子村正则是在同一时刻被归入鞘中。
而经历各式非人待遇的枪溯行军终于还是得到了和前面几只一样的下场,落到地上,化为尘埃,消散了。

古渊看了佐佐木荒绿一眼,“战斗什么的,也要交给医生吗?”
“毕竟能者多劳?”笑嘻嘻地回答了,佐佐木荒绿调转车头,再度和古渊平行。
“啊啊,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了。”佐佐木荒绿摸了摸肚子,考虑到“这么晚了倒是意外的饿……古医生也要来吃个宵夜什么的吗?”
古渊撩起袖子看了看表,“虽说这么晚了不适合吃东西,但还去看看吧。吃完就要回去了哦。”
“嗨嗨~”佐佐木荒绿点了点头,“那可是非常难找的好地方哦,去吧去吧。”
“既然如此,也正好可以帮狐之助带点油豆腐呢。”
“走吧走吧~”
“而且组合技什么的果然还是需要完善呢。”
“是是~”

end
事后小剧场:
千子表示:huhuhu……感觉本体要比人型受宠不少呢。果然刀只有脱了,才能表现实力。
然后被古医生使唤去擦手术刀刀片了。
XD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