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君

新人啦新人~
喜欢漂亮的大姐姐和小姐姐~
啊,小小只的话则是来者不拒~
讨厌的话嗯~你们猜~?

【特处员企划•主线一】精神病院☆绝赞☆爆破计划(上)

x唉嘿嘿嘿重新修了点
x悄悄的加了part2丢弃上来
x自己在写什么都不知道
x唉嘿嘿有意见记得提哦

part.1
  狐之助现在很苦恼。
  
  微微曲起前肢俯下身躯,低头看着面前的几页资料纸,晃了晃尾巴,狐耳耸撘下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地探出一只前爪拍了拍办公桌,但爪上软软的肉垫拍在办公桌上只发出了可爱的“噗噗”拍击的声效。
  
  “古渊大人……”
  
  刚想出声,狐之助就被一旁伸来的手止住了后续话语。
  
  古渊用指尖挠着狐之助毛茸茸的下巴,让其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另一手撑着头,真皮转椅被她调整到一个合适的高度,俯视着大早上就被狐之助衔着带来的任务资料“本”…说是本都已经是种抬举。
  
  ——被订起的几页纸张,似乎是匆忙的缘故订书钉只在左角上歪歪的钉了一枚。第一张的封面边角上带着油斑,可能是哪位吃完早饭顾不上擦手就开始工作了。将其捻起快速翻过,纸张的边角有些参差不齐,或许也是太忙的原因?
  
  光从表面上就能看出今天的情报部的繁忙程度了呢。还是说明天就是万屋新一期周报的截稿日所以忙到炸裂了吗。
  
  略显想象了一下情报部的情况,手上逗弄着一旁的狐之助的动作不由得一停。直接断开了思绪,继续给狐之助顺毛。
  
  那种仿若地狱的人间缩影还是不想也罢。
  
  摇了摇头,古渊正坐在转椅上,翻开了资料。
  
  内容意外的简单。
  
  前两天雷雨时某家建立不过三年的精神病院里传出一阵灵力反应,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不过还是引起了时之政府的注意,于是打算派人去打探一下,如果有灵力资质合格的病人那就带出来。后续事情也会由政府来处理。
  
  
  看完后,古渊只有一个字的评论。
  
  ——呵。
  
  双手交叠于身前办公桌上,下颚垫在手上,视线在这家精神病院的名字上略微停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古渊拿出了终端,快速输入一串多种字符混合而成的不明意义的乱码,几秒后,电话突然接通。
  
  “喂?请问你是?”轻缓轻柔的声音从终端里传来,似乎对面只是一名接到不明来电的无辜少女。
  
  “呙颖。”古渊说道,在话音末尾压了压音调。
  
  正要重复追问的少女声音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杂音。
  
  不过持续数秒,杂音又消失了,一道略显懒散的青涩少年音从对面传来,“喂?”似乎还没睡醒一般,带了些鼻音。
  
  “该起来了,呙颖,帮我查点东西。”古渊毫不客气地直接突入主题。
  
  “唉?哦~”呙颖似乎也反应了过来,只是古渊听见对面传来隐约传来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迷之安静了一会,呙颖才问道,“嘛,说吧。手术刀片不够了还是要进新器材了?说起来怎么最近自动售货机总是坏啊,都三回了……”
  
  “‘厚樫’精神病院。”古渊显然不想提自家那台多灾多难的自动售货机,“查一下吧,这次的可是任务对象。”
  
  “嗨嗨。”呙颖随口应着,爽快地去查了。
  
  没让古渊等多久,随着呙颖一声轻咦声,他快速说道,“唉~有点意思。这家精神病院虽然表面上都是普通的一些信息,但里面还有一层东西。”
  
  “哦?”古渊推了推眼镜,音调平平,“那看来我的预感没错喽。”
  
  “哈哈,要是你的预感出了错那我还能坐在这里吗?”呙颖笑了两声反问了一句,没等古渊回答又接道,“找到了,啧啧啧,看来还是蛮聪明的嘛。病人的资料和员工档案下各有一段代码,具我看应该是内部编号了。’”
  
  “说重点。”
  
  “是是~”虽然知道古渊看不见,呙颖还是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自然不只是内部编号那么简单。刚才我正好在翻他们的资料库,正好遇上一个内部人员正在记录资料,我就通过他的端口入侵了下。结果没想到啊,啧啧啧,这里面大多都是各色计算公式和一些正在解码的程序。”
  
  “那你又看出了什么呢。”
  
  “别多次急吗,我不是正要说吗。”呙颖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开始讲解,“这家精神病院似乎是将主要东西都记到了书本上,啧啧啧还真是小心呢,就这么怕有人来逛逛吗。”说道最后不由得轻蔑的笑了两声,“不过也得要夸赞一下他们,看来,这次你能钓到鱼了,Dr.古~要我派两个人去协助吗?”
  
  “不用担心。”古渊瞥了一眼楼下某个正从门口步入诊所的绿色身影,“有其他发现再通知我。”
  
  语罢,直接挂了电话。
  
  被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的呙颖显然早已习惯了古渊这种正事上雷厉风行的态度,耸了耸肩,乖乖跑去展开进一步展开调查以及……
  
  ——配合计划。
  
  “狐之助,给通知千子,去那家精神病院传封交流信,时间就定在今天下午两点五十分。”伸手揉了揉从自己翻着资料时就已经被挠的舒服到翻着肚子睡着的狐之助,古渊吩咐道。
  
  “……唉?哦!”刚从睡梦中清醒,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的狐之助有些疑惑的歪头看着起身走向门口的古渊,开口问道,“古渊大人?交流信是指?”
  
  “最近新来了一个病人,由于病情有些奇怪,于是打算交流治疗经验或转入贵院做进一步的治疗……”
  
  一边说着,古渊已经走到了门口,拧开门把打开门,望向传来脚步声的楼梯,嘴角的笑容轻浅却仿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狐之助,懂了吗?”
  
  “是!”狐之助快速回答道,从办公桌上站起,跃出窗外,去通知正在车库洗车的千子村正了。
  
  跳出窗外的狐之助晃晃毛茸茸的尾巴,突然望天想了想,“唉?感觉有什么忘了……”但想了一会还是想不起来,狐之助摇了摇头,还是打算先去通知千子村正。
  
  而就在狐之助晃着尾巴时,有那么一张小纸片从毛里被晃了出来,轻飘飘的,落在了草坪上,安稳的躺着。
  
  纸片上,潦草的黑色墨水书写着这么一句话:
  
  有不明人员盯上本灵,行动时切记小心。
  
  
  而另一边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的古渊,微微点头,走到楼梯口,俯视着正爬着楼梯的荒绿,缓缓开口,“恭喜,‘2333’号病人佐佐木荒绿小姐,欢迎加入精神病院之旅一日游的队伍,大概还要加上一晚。”
  
  
  
  part.2
  这是一个明媚的下午,春日温暖的阳光却晒的人有些困倦,厚樫精神病院今天迎来了几名意料之外的客人。
  
  带着一副方框墨镜的厚樫精神病院的门卫大叔今天也是坐在门卫站里翻着报纸打发时间。
  
  “我看看今天有啥有意思的啊。唉?什么?怎么最近总是有失踪报道啊还都是些可爱的小娃……这都连着几天了,要是能早点找到就好了。”
  
  门卫大叔叹息着摇了摇头,对那些失踪的年轻人报以祝福。
  
  一边感叹着,门卫大叔继续翻着报纸,突然听闻引擎的轰鸣声。
  
  “唉?有人来了吗?”
  
  有些惊讶的门卫大叔从玻璃窗里往外看去,正好看见一辆银色的柯尼塞格正顺着精神病院门口的环形马路一个飘移入弯急停在了精神病院前。
  
  车子距离窗口正好三十公分,角度刚刚好对着护栏后的大门,只需踩一脚油门就能进去。
  
  “好俊的车技。”门卫大叔起身,“不过这里可不能随便进哦,你们是来做啥的?”
    
  车窗拉下,坐在驾驶座上的灰发女性单手扶着车窗向他看过来。
  
  异色的眸子由下而上的看过去,却给人造成了自己是被俯视那方的感觉,不过那感觉稍纵即逝,快的让人以为只是错觉。
  
  “送病人的,上午已经预约过了。”
  
  门卫大叔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真是漂亮的眼睛呢。’门卫大叔不由得想到,伸手从一旁柜子里捞出登记本,翻出最新的一页来,“唉……你的名字是?
  
  “古渊,副座的是我的助手千子 村正。”古渊抬手指了下身旁的粉紫色长发的男子。
  
  “huhuhu,我就是。”男子带着奇怪的笑声附和道。
  
  ‘真是奇怪的名字……’,门卫大叔摸了摸下巴,不过也不能对他人的名字说多什么,只好换了个目标继续问道。“后座的那位是?”
  
  “精神病人。”简单四字,毫无毛病。“还有什么不对的吗。”
  
  “哦哦,没事了,请进请进。”门卫大叔痛快的放行,在车开过时正好看到了后座的那位“精神病人”。
  
  侧着脸微笑着的女性,皮肤在从车窗里折射过来的阳光的映照下更是显得白皙而剔透,栗色的卷发软软地披在肩上,整个人看上去纯良无害。
  
  只是身上的纯白拘束服破坏了这份气质。
  
  门卫大叔叹了口气。
  
  想不到啊,长的这么漂亮,怎么就是个精神病呢?
  
  门卫大叔坐回了躺椅上,重新拿起了报纸。
  
  “啧啧啧……真是,想不到啊……”摇了摇头,说道最后确实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副书生样呆腔的方框墨镜后,一双蛇目中金光流转,带着不经意流露出的些许危险,微微眯起。
  
  “今日熟人相见,却是形同陌路。真是无情啊……你说是吧,Dr.——古!”

评论(3)

热度(10)